錯缺斷章、加書:站內短信
后臺有人,會盡快回復!
88小說網 > 諸天仙魔 > 第四百八十章 救死扶傷
    聽著著畫圣的話,葉霖點了點頭。

    兩人又化作兩名僧侶,前往瘟神山脈。

    瘟神山脈,乃是五大瘟神當初得到飛升的地方。

    瘟神雖然得了大道,但由于他們大道的特殊,卻使得瘟神山脈中留下了大量疫病,導致這里的妖獸以人族統統沾染上疫病,這里的妖獸稱之為疫獸,是一種非常可怕的物種。

    瘟神山脈山腳,葉霖遙遙的向著山脈看去,這里曾經是他與血老魔逃生的地方。

    在這山脈中,有著極多茂密的樹木,這些樹木有著肥綠色的枝葉,枝葉四處延伸。

    瘟神山脈所在的山腳下的地方,這里是距離瘟神山脈最近的城鎮。

    潯城!

    潯城作為靠近瘟神山脈最近的一座城鎮,這座城鎮常年受到了瘟疫橫行。

    瘟疫使得這座城鎮連年災難,民不聊生。

    年輕力壯的青年早早就搬離潯城,留下來的全都是老弱婦孺,他們有的腿腳不利索,有的明知道潯城是瘟疫橫行的地方,卻死活不愿意離開這里。

    這里,畢竟是他們曾經的家園,老一輩的思想使得他們不愿意離開這座城鎮。

    此時,潯城城門前,城郭破敗,有的城墻甚至已經塌陷。

    城門樓上,也沒有站哨的士兵,士兵們似乎早已經放棄這座城鎮。

    老僧人和小和尚款款而行,當他們來到這片遼闊的土地后,不禁駭然。

    這里沒有清澈的河流,河流中的水,都是黑水,雜七雜八的東西扔在河流中,這些東西隨波逐流,使得這條河流腥臭不堪。

    這里沒有藍天白云,在他們的頭頂上,是一片昏昏沉沉的天空,搖搖欲墜,讓人好不壓抑。

    這里更沒有肥沃的土地,黑色的土壤已經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一種赤紅色的土壤。

    空氣之中,彌漫著一股刺鼻的味道,濃厚的灰塵,讓人不堪忍受。

    老僧手持禪杖,對著小和尚開口道:“這里便是民間疾苦最深的地方,佛是光明的,但佛祖也有看不到的地方,所以尋常人更加看不到。”

    小和尚似是有所感悟的點了點頭,那我們此行便是救死扶傷嗎?他忍不住的問了一句。

    老僧點了點頭,除了救死扶傷,我們還要體會人世間的百態,人的生老病死,人的喜怒哀樂,會在這里呈現出來。

    咳咳……一名佝僂的老者從城門處探了探頭,有些緊張的看了一眼兩人。

    老僧和小和尚不約而同的朝著這名佝僂的老者看去,但見這老者滿臉的皺紋,泛黃的皮膚全無血色,他的身形消瘦而憔悴。

    一雙凹下去的眼睛,深陷在眼窩中,他有著一頭灰白色的頭發。

    飽經滄桑,這是小和尚腦中第一個想到的詞,用飽經滄桑來形容面前的老者最為合適。

    阿彌陀佛,老僧和小和尚紛紛行禮。

    那佝僂老者一聽是佛家人,緊張的心情頓時減弱幾分,他又是劇烈咳嗽一聲,道:“原來是大師。”

    他佝僂著背,一瘸一拐的來到兩人的身前,兩位大師,有禮了!

    大師因何而來到此地。

    路過貴地,特來討一些齋飯。

    齋飯,佝僂老者一聽,尷尬萬分,卻也沒有說什么,既然兩位師傅是為了化些齋飯,那便隨我到舍下吧!

    多謝施主,老僧和小和尚紛紛行禮。

    三道身影,迎上夕陽余暉,緩緩的朝著城鎮內走去。

    進入城鎮中,這里更加的破敗,全然沒有一座城鎮應該有的景氣,這里就像是一座死城,沒有生機。

    空氣中,是讓人躁動的氣息,城鎮的破敗給這座城添加了一種荒涼。

    很快,兩人在老者的帶領下,來到一處破舊的屋舍。

    眼前的房屋乃是以泥土建造而成,長年沒有人及時去補修,使得房屋看上去破破爛爛。

    兩位大師,你們在里屋坐一會,我這就為你們準備齋飯。

    那老者招呼一聲,便朝著后房內走去。

    老僧和小和尚也坐在里屋。

    小和尚輕輕的撫摸著桌椅,卻發現手中沾染了不少的灰塵,很顯然,這里已經很久沒有人打掃過。

    他的眉頭不由皺了皺,卻沒有說什么。

    很快,飯菜便已經送了上來,老者熱情的捧起幾個燒餅,送到師徒二人面前。

    兩位大師,請用膳!

    兩人的目光掃視了一眼燒餅,老僧款款接過,開口道:“施主,難道沒有米飯。”

    老僧頹然一嘆,愁道:“大師有所不知,此地太過貧瘠,莊稼顆粒無收,哪來的米飯。”

    兩人點了點頭,老僧問道:“施主,此地為何如此貧瘠。”

    大師有所不知,只因這里靠近瘟神山脈,疫病流行,這也是導致潯城人口大減的原因,青年人,有力氣的早去其他地方謀生,剩下來的,都是我們這些老弱婦孺。

    又逢連年災難,土地也就荒在哪里,怎能不貧瘠。

    他悠悠一嘆,將兩個燒餅遞給了小和尚和老僧,道:“大師用膳之后,還是早些離開這里吧!這里待久了,便會被疫病沾染。”

    阿彌陀佛,善哉善哉,老僧接過燒餅,當即吃了起來。

    小和尚也是兩只手接過老者手中的燒餅,多謝施主。

    就在此時,一名婦孺有些急促的趕了過來,村長,她快不行了……

    那佝僂老者一聽,面色微變,失聲道:“難道就沒有別的辦法了。”

    大夫說了,已經盡力了……

    佝僂老者一聽,連忙對著兩人開口道:“兩位大師,就在此用膳吧!”

    說完這句話,他一瘸一拐的跟上那名婦孺,急忙的朝著鎮上某處走去。

    他們這是干嘛,小和尚手中捧著燒餅,有些不解的看著老僧。

    怕是不妙了,拿上藥箱吧,我們過去看看。

    小和尚將燒餅揣在懷里,拿起醫藥箱,跟上老僧的步伐。

    很快,他們便來到城鎮的某處角落里,在這角落里,一干人等圍著,老僧和小和尚卻不知這角落里究竟有何情況,當即湊了上去。

    大夫,當真沒有救了,老者抱著最后一絲希望,鄭重的問道。

    那中年大夫嘆了口氣,輕撫胡須,道:“我醫術淺薄,無法救活她了,你們準備準備后事吧!讓她開開心心的走好。”小和尚和老僧的目光不約而同的朝著那角落里面的人看去,只見一名中年女子面色發白,早已經是氣息疲弱。

    唉,老者長長的嘆了口氣,不忍道:“準備后事吧!”

    他的臉上落下一串淚花,卻也無可奈何。

    就在幾人正準備將這婦女抬起來的時候,卻聽得身后一聲聲音傳出,且慢,讓老僧試試吧!

    眾人這才注意到,身邊不知何時已經出現了一名老僧和背著藥箱的小和尚。

    大師,那名老者有些怔然的看著老僧和小和尚。

    老僧點了點頭,當即來到那名奄奄一息的婦人身邊,號起了脈搏。

    他的臉上時而變色,時而嚴謹,時而展顏,眾人皆是不解其意。

    大師,可還有救嗎?老者似是試探性的問道。

    老僧面上露出一絲愁色,道:“倘若在慢上半個時辰,只怕沒有救了。”

    這么說,是有救了,有人松了口氣,有些興奮道。

    老僧搖了搖頭,老衲只能將她體內的水疫排出體外,她中了水疫,怕是誤飲了河中的黑水。

    那還是不能救活了,眾人有些失望道。

    非是不能救活,只不過,縱然是救活,倘若不徹底,她也只是個活死人,畢竟水疫已經侵入她的身體。

    就算是活死人,總比死的好,大師,請出手施救我的妻子,一名中年男子,當即匍匐在地,不斷的朝著老僧磕頭。

    施主,快快請起,你折煞老衲了,老衲盡力而為。

    多謝大師,那名中年男子激動道。

    老僧看了一眼小和尚,小和尚當即從藥箱中拿出銀針。

    老僧接過銀針,朝這婦人的頭上穴位上扎了幾針。

    他又拿出幾根銀針,分別扎在這婦人的身上各處。

    這些銀針具有封鎖血管的作用,這也是為了使這婦人身體內的疫病減緩幾分。

    做完這些,他又從藥箱內拿出幾貼藥,由小和尚碾磨成粉,親自喂給這名婦人吞服。

    起初的時候,這婦人的身體漸漸肥胖腫大,而后漸漸恢復。

    眾人皆是有些緊張的看著老僧。

    隨著時間的推移,老僧又給這婦人號了號脈,高度緊張的狀態,使得他的額頭上已經泌出了汗。

    現在穩定了,就看能不能持續下去,老僧擦了擦額頭上的汗珠,對著眾人緩緩開口道。

    他的臉上露出一絲疲憊之色,這種精神高度集中,對于他的消耗不可謂不大。

    很快,這名婦人哇的一下,噴出一口黑血,她有些昏昏沉沉的醒來,面色慘白。

    那名中年男子,當即緊緊的抱住這名婦人,激動開口道:“媳婦,你可算醒了……”

    那名婦人有些虛弱道:“當家的,勒的太緊了,你在這么勒下去,我會死的。”

    這時中年男子才反應過來,當即將緊抱住婦人的雙手,松了幾分,他傻傻一笑,道:“能活過來就好。”

    眾人也是松了口氣。

    旋即,他轉過身來,朝著那名僧人開口道:“多謝大師。”

    大師,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懇請大師,救救我家中孩兒,又有一名白衣男子跪倒在地,連連作揖。

    又有幾人跪倒在地,口中喊著大師。

    很快,數十人跪倒在地,連連喊著大師。

    老僧和小和尚朝著四周一望,卻是眼巴巴的看著,半天說不出話。

    這時,那名老者噗通一下,跪倒在地,連連道:“懇請大師留下來,救救我們。”

    老僧看到眾人跪倒在地,不由面色微微動容,當即沉聲道:“既然諸位施主如此,那老衲恭敬不如從命。”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黄金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