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缺斷章、加書:站內短信
后臺有人,會盡快回復!
    關溶對著白六點點頭,算是打招呼了。

    白六則冷漠的看了他一眼,繼續自顧自的吃完手里的饅頭,然后又夾了一個餃子,根本沒有理關溶的打算。

    蘇木百歲咬了一口餃子之后,詫異的說道:“娘親,這個餃子里面全是菜!一點肉都沒有……”

    聞言,蘇木言歡看了一眼,果然餃子里面包的是韭菜,香菇等等菜,還真的是沒有一點點肉。

    “嗯,多吃菜,長得高。”蘇木言歡隨口說了一句。

    “我將來肯定比娘親要高!”蘇木百歲硬氣的說。

    不過,玩笑話卻逗的眾人哈哈大笑。

    “是是是,比我高。”蘇木言歡忍不住抬手揉了揉蘇木百歲的腦袋。

    短暫的安靜了一下之后。

    蘇木言歡才醞釀著開口道:“歲歲,娘親今天就走,你和狐三郎繼續留在這里,等娘親回來接你,好嗎?”

    雖然是詢問的意思,但是根本不容蘇木百歲反駁,因為反抗無效。

    “娘親……”蘇木百歲的笑容消失在稚嫩的臉上,取而代之的是疑惑。

    看著蘇木百歲這個樣子,蘇木言歡都狠不下心了。

    不過死城確實兇險,不能帶孩子跟著她去冒險。如此一想,只能狠心道:“乖乖的,知道嗎?”

    蘇木百歲不說話了。

    眾人只覺得氣氛有些微妙,一個個都埋頭吃東西。

    “不是娘親不愿意帶你去,只是死城確實不是你這種小孩子能去的地方。”蘇木言歡安慰道。

    心里有些難過,她其實也不想離開蘇木百歲的。

    但是,要想快速且有效的提升實力,必須鋌而走險,如若不然,就算是修為再高,沒有作戰經驗,也是白費。

    所以,不是必須去救史瑛,但是卻需要合適的地方足她成長。

    不過,若是能讓史瑛和余小洛欠她一個人情,那就更好了,簡直是一舉兩得。

    因為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蘇木言歡和蘇木百歲身上,沒人注意到阿琊在聽到‘死城’二字的時候,臉色變化有多大。

    “娘親,真的不能一起走嗎?”蘇木百歲悶聲悶氣的問,

    語氣有點委屈,聽的蘇木言歡都忍不住有些難過了。何止是蘇木言歡,就連其他人都跟著心中抽疼。

    “不能。”蘇木言歡狠心說。

    她自己要鋌而走險的修煉,加快修煉速度,但是不能帶著孩子冒險,她一直就認為,孩子是無辜的,所以沒必要跟著她冒險。

    她雖是母親,但是很多事情她只能給建議,不能為孩子決定,但是她有必要讓孩子遠離一切危險。

    “那我在這里乖乖等娘親回來接我,娘親你一定要快點回來哦。”蘇木百歲說,嘴角扯了一個笑容出來。

    以前覺得可愛的笑容,如今怎么看,怎么覺得勉強。

    “嗯。”蘇木言歡重重的點了一下頭。

    原本打算把蘇木百歲送回申城的,但是現在既然有了好的安身之地,就沒必要送回申城,若是蘇木序知道她去做什么了,到時候蘇木序又要提心吊膽過日子了。

    “你怎么了?”蘇木言歡看向阿琊,皺眉問。

    剛和蘇木百歲商量好,不經意的抬頭一看,剛好就看到阿琊失魂落魄的樣子。

    不止如此,臉還異常蒼白。

    因為蘇木言歡的聲音,阿琊突然驚醒回神,搖搖頭之后,丟下手里沒有吃完的半個饅頭就往樓上跑去,像是很著急一樣。

    走到樓梯中間的時候,還摔了一跤。

    “阿琊慢點。”蘇木言歡皺眉提醒了一聲。

    怎料,阿琊跑的更快了。

    那模樣,活脫脫就像是逃命一樣,連滾帶爬的往自己房間里面沖,從始至終,對蘇木言歡都含有懼怕之意。

    準確的說,不是懼怕蘇木言歡,而是因為蘇木言歡什么話,讓他有了恐懼感。

    如此一想,除了死城,蘇木言歡其他什么都沒有提。

    平常人若是聽到死城,無非就是提醒別人不要去,畢竟只要不去死城里面,在外面是沒事的。

    而阿琊怕成這個樣子,說明他知道死城!!

    這樣一想,事情就想得通了。

    放下筷子,蘇木言歡一邊往樓上走,一邊道:“白六,過來。”

    能和阿琊溝通的,只有白六,所以必須帶上白六才行。這也是為什么蘇木言歡不留下愛交流的白三,而是留下白六的原因。

    白三雖然可以和其他任何人溝通,但是阿琊不行。

    蘇木言歡若是帶走了白六,阿琊在這里想說什么,其他人根本不懂。他又不識字,除了手舞足蹈的表達自己的意思以外,根本沒有別的辦法溝通。

    所以蘇木言歡特意將白六留下,如此他們也就能溝通了。

    “咚咚咚。”

    接連敲了好幾下阿琊的房門,可是里面根本沒人應聲,也沒人來開門。

    難不成是真的嚇壞了??

    能被區區兩個字嚇成這樣,蘇木言歡心里有了一個大膽的猜測!

    狐三郎初遇阿琊的時候,是阿琊正被追殺的時候。能把一只九尾玄狐打的半死不活的,對方有絕對的實力。

    但是,狐三郎說起這個的時候,臉色沒有一點異常。

    由此可見,其一,那是因為狐三郎并沒有去過死城,所以里面到底有什么讓人恐懼的東西,他不知道。其二則是可以排除對方是史家人的可能,狐三郎見過史家的人,所以沒道理認不出。

    就算是喬裝打扮了的,但是味道掩蓋不了。

    狐族的嗅覺,在妖獸之中可是數一數二的!所以,狐三郎可以相信。

    而阿琊,恐怕就是從死城里面逃出來的,要不然。他聽到死城兩個字不會這么激動。

    看樣子死城里面確實有個大東西,要不然阿琊又怎么會怕成這樣??

    還有阿琊的嗓子,之前蘇木言歡以為阿琊要么是天生的,要么是死里逃生的時候喉嚨被傷了,所以說不出話。

    現在看來,肯定是后者了。

    畢竟,若是天生的,就光是靠比劃,也能讓其他人看懂吧?要不然怎么生活?

    可是阿琊常常比劃的都是無厘頭的東西。

    所以,肯定是之后被廢了,且時間還短!蘇木言歡思至此,有些后悔,之前就應該給阿琊檢查一下嗓子的,也不用等到現在才發現這些。

    不過敲門的片刻,蘇木言歡已經想了這么多了,可是屋子里面還是沒有人回應。

    蘇木言歡沉聲道:“阿琊,若是再不開門,我就要硬闖了!”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黄金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