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缺斷章、加書:站內短信
后臺有人,會盡快回復!
    “你,你指著我干什么?”

    管事的臉越來越難看。

    “你干了什么,你心里應該最清楚!”

    拓跋濬沒直說反而淡淡反問了他一句。

    剛剛進來的時候,他從他身邊路過,就在他身上聞到了一股奇異的味道。

    那股味道很淡很淡,嗅覺不靈敏的人壓根就不會有所察覺。

    “我,我不知道你在說什么!”

    管事的叫的很大聲,可眼睛卻根本就不敢再看拓跋濬。

    他覺得他眼睛里就像是藏著一條毒蛇一般,讓人壓根就不敢直視。

    “不知道?沒關系,一會所有人都會知道你做了什么!

    拓跋濬笑了。

    他直接朝管事的走了過去,將他從人群中拎了出來。

    “你,你要干什么?”

    管事的臉上閃過一抹驚恐,話才剛說完,額頭眉心就被他扎上了一根銀針。

    隨后,劇烈的疼痛遍布全身,四肢百骸就像是被極大的力道拉扯著,像是要將他整個給撕扯成碎片一樣。

    “啊——啊——疼——”

    他滿臉驚恐的叫著,雙手不停的在身上傳來痛感的地方摸著。

    “這……”

    海老爺也被嚇到了,沒想到拓跋濬會這樣做。

    “海老爺盡管放心,等會你想知道的他全都會招出來的!

    拓跋濬對海老爺解釋了一句后沖他指了指旁邊的椅子,示意他坐下慢慢等。

    海老爺雖然心里惴惴的,但也想知道管事的到底會說些什么,便真的坐下了。

    約莫過了一盞茶的功夫,直到渾身都濕透了的管事的躺在地上連抽搐的力氣都沒了,拓跋濬才都到他面前,把他眉心的銀針給取了下來。

    “說吧!是誰指使你下毒的!敢說一個字的假話!這個送給你!”

    拓跋濬在管事的面前晃了晃他手上另一根更粗更長的銀針。

    “我,我說!我說!”

    像是在鬼門關前走了一遭差點沒出得來的管事急忙開口。

    “是,是夫人和二少爺讓我這么做的!火是我找人放的!毒也是我趁人不注意下在了水里的!

    老爺!老爺我這么做都是為了自保!我要不這樣做,夫人二少爺就會要我的性命,我不敢不做!”

    指出了幕后黑手后,管事的爬到海老爺的面前,開始聲淚俱下的哭訴了起來。

    “你胡說八道!”

    海皓天急了,幾個箭步沖過來,揚起拳頭就要對趴在地上的管事大打出手。

    可他才剛靠近,兩個響亮的巴掌聲驟然響起。

    突然站了起來的海老爺全身顫抖的看向海皓天,剛剛甩過巴掌的手掌不知道因為是氣的還是疼的,一點感覺都沒有。

    “爹——”

    “閉嘴!不要喊我爹!你說!”

    他抬腳踹了一下趴在自己跟前的管事。

    管事不敢再隱瞞,立刻把所有的真相都說了出來。

    “去年我閑來無事就會去賭坊賭兩把,最開始運氣很好,總能贏些喝酒吃茶的酒錢,可今年不知道怎么的了一直都在輸,輸了我就在賭場里找人借高利貸,利滾利的就欠了八百多兩!

    管事口中的八百多兩讓在場所有人都狠狠倒吸了一口氣。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黄金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