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缺斷章、加書:站內短信
后臺有人,會盡快回復!
    “你問問你的鲅魚寶寶,他昨晚干嘛了!

    余煙童鞋把頭枕在蘇小哭包的腿上,吊兒郎當的道。

    “寶寶,你昨晚和媽媽干什么了?”

    蘇小哭包疑惑的問道。

    “媽媽給寶寶吃薯片片了~~~”

    蘇鲅小朋友拍手道,看樣子還在回應昨晚薯片的味道。

    蘇小哭包:。。。。。

    余煙童鞋:臥槽!

    這個小子告黑狀!

    “睡覺之前我不是給寶寶刷牙了嗎?你給寶寶吃東西了?還吃的是薯片???”

    蘇小哭包上演死亡三連問。

    余煙童鞋:她就知道!

    “不是,他昨晚睡不著,大半夜的非要我陪他玩,然后還說餓了,要吃薯片,我有什么辦法!

    余煙童鞋真誠的道。

    告狀誰不會?

    余煙童鞋顛倒黑白亂說一通,看誰怕誰!

    “真的?”

    蘇小哭包不太信。

    “真的,小鲅魚,你想不想吃薯片?”余煙童鞋戳了戳蘇鲅小朋友問道。

    “想,小鲅魚想吃薯片片!”

    蘇鲅小朋友大聲的應道。

    嗯,,,,

    蘇鲅小朋友掉入了余煙童鞋的語言陷阱中。

    余煙童鞋試圖用這樣的方式讓蘇小哭包知道,薯片是蘇鲅小朋友自己想吃的,不關她的事!

    蘇小哭包頭疼。

    “以后刷完牙了就不要給他吃東西了,會蛀牙,晚上吃那種東西也不好,我怕寶寶消化不了!

    蘇小哭包叮囑道。

    “嗯,我知道了,主要是他想吃,不給他吃我怕他會哭!

    余煙童鞋睜眼說瞎話。

    明明是你自己把薯片拿出來給蘇鲅小朋友的好吧?

    “寶寶,下次刷完牙之后,不許吃東西了知不知道?”

    蘇小哭包又把蘇鲅小朋友嚴肅的教訓了一頓。

    蘇小哭包自認為是一個嚴肅有原則的家長。

    嗯,,,,,你開心就好。

    蘇鲅小朋友懵懵懂懂的點頭。

    “知道噠!

    答應的這么歡快,我看你是不知道你爸在講什么。

    余煙童鞋撇嘴。

    “那你補覺吧,我們不吵你!

    蘇小哭包心疼的親了親余煙童鞋的眼角。

    寶寶大半夜不睡覺,也不知道叫醒他。

    “嗯,還是我的小哭包乖!

    余煙童鞋揉了揉蘇小哭包的頭發,滿意的道。

    蘇小哭包嗔怪道,“明明小鲅魚也很乖啊~~~~”

    “喔?”

    余煙童鞋挑眉。

    “嗯,,,除掉昨晚。

    應該是寶寶昨天下午睡太久了,下次中午不讓他睡那么多了!

    蘇小哭包拍板道。

    “順便讓他少吃點,減減肥,你看他的小胖肉!

    余煙童鞋戳了戳蘇鲅小朋友的小肚子道。

    “媽媽,癢~~~~”

    蘇鲅小朋友在旁邊笑的咯吱咯吱的,完全不知道余煙童鞋要刪減他的伙食。

    “胡說八道,小孩子有嬰兒肥是正常的,寶寶很健康,減什么肥啊!

    蘇小哭包不同意。

    而且蘇鲅小朋友在長身體呢,不讓他吃飽了怎么能行。

    萬一長不高怎么辦!

    “好吧!

    余煙童鞋聳聳肩道。

    她也就是隨便一說,她自己都知道自己這個提議不靠譜。

    “不過,,,,

    把寶寶的零食減少一點是可以的!

    蘇小哭包瞄了瞄蘇鲅小朋友圓滾滾的身形道。

    “嗯,這個可以有!”

    余煙童鞋忍俊不禁的道。

    這個提議她舉雙手雙腳贊成!

    還在神游的蘇鲅小朋友并不知道他的零食要被克扣了。

    嘖,真慘。

    不僅如此,蘇鲅小朋友連睡午覺的時間都給剝奪了。

    今天不管是殺什么喪尸動植物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蘇鲅小朋友。

    蘇鲅小朋友并不是第一次看見喪尸動植物了,不過他之前看的都沒什么印象了。

    只記得喪尸植物有很多很多的藤條,所以為了迎合蘇鲅小朋友的愛好。

    蘇小哭包給喪尸植物取了一個藤條怪的名字,可謂是非常形象了。

    有余煙童鞋坐鎮,基本上每次戰斗都是都是有驚無險,或者連驚都沒有。

    平平淡淡才是真。

    唉,要不說高處不勝寒呢,無敵總是寂寞的。

    余煙童鞋這無敵的實力,讓大家在末世過的輕輕松松的,一點壓力都沒有。

    說好的末世求生呢?

    反正余煙童鞋一行人沒什么壓力,這次來殺喪尸植物,主要是為了洗眼睛的。

    順便就讓蘇鲅小朋友開開眼界吧。

    “哇,藤條怪!”

    一大波藤條觸手襲來,蘇鲅小朋友不僅沒有感到害怕,反而是驚奇的拍起了手。

    蘇鲅小朋友果然不走尋常路!

    許榆添童鞋的風刃在前面開路,一個風刃過去,砍落一大堆藤條。

    其余人以蘇小哭包為中心,四處散開,有條不紊的發動自己的異能。

    這是一片小的林子,據付烈童鞋的查探,里面幾乎都是喪尸植物。

    但是這里的喪尸植物的等級并不高,所以這一趟幾乎可以說沒有任何危險。

    大家就當旅游觀光一樣,態度也比較散漫。

    廢話,要是認真的話,分分鐘就把這里的喪尸植物給消滅了,那還玩什么?

    “小鲅魚你看,這個丑不拉幾的喪尸植物叫霸王花!

    付烈童鞋興沖沖的給蘇鲅小朋友介紹。

    “它還會噴毒液,那味道,跟掉進糞坑也沒什么區別了!

    莫生童鞋不甘示弱的道。

    一個個的都在跟蘇鲅小朋友邀寵,試圖引起蘇鲅小朋友的注意。

    “看這里,小鲅魚,這個喪尸植物叫木槿,它的藤條很漂亮,但是有刺,不能亂碰喔!

    “小鲅魚,這里這里,這里有一棵姝蓉樹,它的死穴在根部,要把它連根拔起才行喔!

    叫小鲅魚的聲音此起彼伏,蘇鲅小朋友的腦袋也跟著聲音的來源處轉來轉去。

    蘇小哭包都怕蘇鲅小朋友把自己的脖子給轉沒了。

    但是蘇鲅小朋友樂在其中,有人叫他,他也很捧場的看過去,發出驚訝或者開心的聲音。

    整場戰斗,變成了逗蘇鲅小朋友開心的秀場。

    余煙童鞋:。。。。。

    這小子魅力這么大的嗎?看不出來啊。

    余煙童鞋沉默了幾秒,最后果斷制止了這種不尊重喪尸植物的行為!

    殺人家可以,憑什么把人家當猴耍,供你們取樂!

    余煙童鞋正義凜然的道。

    “都給我認真點,打架就要有打架的樣子,嘻嘻哈哈的像什么樣子!

    小心發生意外!”

    “老大,你就是見不得我們逗小鲅魚開心吧?”

    付烈童鞋一語道破真相。

    “就是,老大你肯定是嫉妒小鲅魚的受歡迎程度超過了你!”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黄金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