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缺斷章、加書:站內短信
后臺有人,會盡快回復!
88小說網 > 曠世女圣 > 第304章 碾壓上
    趙若竹似乎有點難以忍受,畢竟對人體的消耗太可怕了。

    “嗡!”

    最后,在第十八掌落下的時候,由于高頻率的多段打擊,黑龍那無堅不摧的鱗片也碎裂成了七八瓣,嗡地一聲裂開了,與此同時,黑龍的生命力也緩緩凋零。

    “呵哈!”“呵哈!”

    邊上的眾人都沉默了下來,面對暴龍一樣的趙若竹,實在是感覺無話可說。原本還以為這會是勢均力敵的一場死斗。

    沒想到,真的一面倒,而且還是黑龍被碾壓出局的一面倒。

    原本還躍躍欲試的眾人,一下子被熄滅了戰火和激情一般,再也不敢做非分之想了。周遭是徹底的死寂,沒有人說話,僅僅趙若竹自己在發出一陣蓋過一陣的粗重的喘息聲。

    她累壞了,確實如此,消耗很可怕,其他人可能也意識到了這一點。但他們中間,卻沒有人敢上前,哪怕真的很有可能虎口奪食。

    但萬一呢,這或許只是趙若竹的表象,其實她暗地里已經蓄積實力,只等眾人發作,將他們一并收拾了。

    沒有人敢賭這個可能性,畢竟命是自己的,沒必要強出頭,而導致枉送性命!

    所有人完全被震撼了,趙若竹居然只是憑借著一對拳頭活活打死了一頭不遜色天驕人物的黑龍,這太嚇人了。

    “難以置信,怎么會有這樣強大的人類類!”

    “簡直比惡龍還恐怖!

    所有人都感覺震撼,趙若竹的恐怖戰力,已經牢牢扎根在了這些人的腦海,哪怕他們想要反抗,都感覺無力。

    如果,不清楚趙若竹的可怕,他們還有膽子上去挑釁,但眼下的一幕,誰也不敢和她作對,生怕遭殃了。

    無論是可怕的體質,還是其擁有的數種言靈,并非是尋常的武道高手或者靈士能夠達到的。

    見證了趙若竹的崛起,他們有理由相信,趙若竹可能就是一位地階的絕頂天驕,否則怎么可能打敗天級的惡龍。

    這樣的人物,倘若一旦成長起來,未來潛能無限,甚至有可能連同劍王城、紫霧海在內的八大勢力傳人,共同決戰于邛墓之巔,決出原始宇宙的八強。

    隨后,趙若竹的耳畔傳來了一陣陣的破風聲,她抬眸望去,只看到一個人影居然來到了古茶樹的一側,伸手探去。

    “怎么會?”

    所有人無不訝然,沒想到真的有人膽子這么大,居然還敢虎口奪食不成?

    這是一位修為絕頂的靈士,臉上勾勒著簡單的魔紋,面容富態,這樣的人,在黑暗議會,一抓一大把,算不得有多稀奇。

    披著簡單的針線衣,已經過了而立之年,起先始埋伏在一旁,伺機而動。

    眼下見趙若竹斬殺了黑龍,戰力大減,似乎有些無暇顧及這邊,便一闖而出,瞬間就越過了她,打算取走古茶樹。

    “把古茶樹放地上,轉身就走,我還能當一切都沒發生過!

    趙若竹變化的呼吸,一呼一吸,都噴薄著璀璨的赤霞,口鼻間瑞彩不斷,恢復了均勻起來,眸色森冷的盯著了前方的天階靈士,語氣淡漠。

    “呵呵,你在威脅我嗎?同我講話,敢以這種口氣的,你是個人物!备粦B靈士看也不看,揚手將一整株古茶樹謹慎的收入了一枚青色的手鐲里面,旋即回望著趙若竹,臉上浮現一陣陰寒的淡笑。

    “你是自己要作死呢,還是不想活了。我已經勸過你,留下古茶樹拿命離去,否則死……死路一條!”趙若竹的話語仍然十分的冰冷,不留情面。

    以地階的修為,威脅天階的靈士,確實夠狂,夠傲!但作為天驕人物,她也確實有這樣的資格。

    “呵呵!”富態的天階靈士仿佛聽到了什么異?尚Φ脑捯粯,仰天大笑,非常的狂妄,嗤之以鼻,完全不把趙若竹放在眼里。

    “本座離開斗南大陸,已經七十二萬年了,你還是第一個敢在老夫面前放狂言的人!”富態靈士微微一笑,不怒而威,身上有股特別的氣質。

    “什么!”趙若竹愣了半晌,感覺這個人真的有些深不可測。

    “那個……你先玩,我就開個玩笑,后會有期!”趙若竹剛打算給對方一個下馬威,但眼尖的她,透過對方手心的一個玄水神紋,發現了其真實身份。

    但凡擁有神紋的存在,必然星空古路上古老的存在,這個人絕對比自己想象的還要可怕。

    “現在還想逃跑,晚了!”富態靈士單袖一展,似乎定住了古往今來。頓時里面浮現一片浩瀚的星海,要將趙若竹煉化進去。

    “拼了!”趙若竹一咬牙,燃燒體內過半的精血,潮紅的臉上浮現一抹噴火般的怒意,她沒有想到,在這里遇上了一位星空而來對的巨頭,真的是無妄之災!

    “轟!”大半個天斗山脈化為了齏粉,半空中仿佛升起了一朵蘑菇云,大半的地界都毀滅在戰火之中。

    ……………………

    即墨城南三十里外,一座古色古香的院落內里三層外三層的圍著仵作、藥師以及喪殯人員。

    若不是人人披縞戴素,這此起彼伏的呦呵,還有簡約的花邊囍字,會給人一種這里極其熱鬧的錯覺。

    披掛戴甲的軍衛臉色肅穆的審視著徐家少爺冥婚的現場,沒有半分的懈怠,所有人都清楚,冥婚都是要死人的,這是拿人命在填。而官家年前已經下了嚴令,禁止冤殺無辜的女子。

    禁閉的門扉打開,一群人簇擁在富態的員外左右,這時一位都統模樣的男人馬上沖上前去。

    “徐員外,不是已經廢除冥婚的陋習了嘛!”

    徐員外聞言眉頭一皺,連忙一把扯住就要往里闖的都統,臉色十分難看,沒有說什么表示立場的話,但這樣的姿態,明顯是根本就不想讓他走進去。

    換作一副悲天憫人的苦瓜臉,嘆道:“老夫也屢次阻止過,但那姑娘就是不聽,非要為我兒殉葬!

    都統聞言一把扯著他的領子,怒罵道:“這番話你以為我會信?”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黄金彩